疑龙经上

杨益 筠松撰 ( 上 卷 ) 龙何处最堪疑,寻得星峰却是枝。关峡从行并护托,矗矗旗枪左右随。 干上星峰全不作,星峰龙法近虚辞。与君少释狐疑处,干上寻龙真可据。 干龙长远去无穷,行到中间阳气聚。面前山水又可爱,身后护龙皆反背。 君如就此问疑龙,此是歇龙送迎队。比如斋粮适千里,岂无顿宿分内外。 龙行长远去茫茫,定有参随部伍长。凡有好山为干去,枝龙尽处有旗枪。 旗枪也是星峰作,园净尖方更高卓。就中寻穴穴却无,干去未休枝早落。 枝龙身上也可裁,半是虚花半是胎。若是虚花无朝应,若是结实护缠回。 护缠尚要观叠数,一叠回来龙身顾。莫便将为真实看,此是护龙叶交互。 三重五叠抱回来,此就枝龙身上做。干龙犹自随水出,护送迢迢不回棹。 正龙身上不生峰,有峰皆是枝叶送。君如见此干龙身,的向干龙穷处认。 君如寻得干龙穷,二水交会穴受风。风吹水劫却非穴,君寻到此是疑龙。 请君看水交缠处,水外有山来会聚。婉转回龙似挂钩,未作穴时先作朝 . 朝山皆是宗与主,不拘千里远迢迢。穴前百官皆朝揖,千元万派皆朝入。


此是寻龙大法门,两水夹来皆转揖。寻龙何处使人疑,寻得星峰却是枝。 枝叶乱来无正穴,真龙到处是疑非。只缘不识两边护,却爱飞峰到脚随。 飞峰斜落是龙脚,脚上星峰一边卓。真龙平处无星峰,两边生峰至难捉。 背斜面直号飞峰,此是真龙夹从龙。一节星峰一节插,两节腰长号宽峡。 峡长绕出真龙前,背后星峰又可怜。到此狐疑不能释,请向真龙寻两边。 两边起峰为护从,正龙低平最贵重。星峰两边转前揖,揖在穴前为我用。 问君州县真龙身,大浪横江那有峰。起峰皆是两边脚,去为小穴为村落。 如此寻龙看两边,两边生脚未为偏。正身绕却中央去,破禄文廉做关护。 关拦定局有大小,破禄两星外拦是。禄存无禄做神坛,破军不破为近关。 善寻大地寻关局,关局大小水口山。大凡寻龙要寻干,莫道无星又无换。 君如不识枝干分,每见干龙多延蔓。不知干长缠也长,外州外县山为伴。 寻龙千里非迢递,其次五百三百里。先就与图观水源,两水夹来皆有气。 水源自是有长短,长作军州短作县。枝上节节星辰换,干上时时断复断。 分枝劈脉散乱去,干中有枝枝复干。凡是枝龙长百里,百里周围作一县。 百里各有小干龙,两水夹来寻曲岸。曲岸有水抱龙头,抱处好寻气无散。 到此先看水口山,水口交牙内局宽。便就宽处平处觅,左右周围无空断。 断然有穴在此处,更看朝水与朝山。朝山与龙一般远,共祖同宗来作伴。 客山千里来作朝,朝在面前为近案。如是朝迎真有情,将相公侯可立断。 寻得真龙不识穴,不识穴是总空说。识龙识穴始为真,下著真龙官不绝。 真龙藏穴倖难寻,为有朝山识倖心。朝若高时高处点,朝若低时低处针。 朝山也自有真假,若是真时直来也。若是假朝山不来,徒爱尖园巧如画。 若有真朝来入怀,不必尖园如龙马。但有低昂起伏来,不爱尖倾直去者。 直去名为坠朝山,虽尖尖园也是闲。比如贵人背面立,与我情性不相关。 亦有横立为朝者,若是横朝使衙喏。前山横过脚分枝,枝上作朝首先下。 首下作峰或尖园,双双来朝列我前。大作排班小衙列,如鱼并头蚕比肩。 朝余却去作水口,与我后缠两相凑。交牙护断水不流,不放一山一水走。 到处寻穴顶明堂,明堂横直细推详。明堂已向前篇说,更就此篇重辨别。 明堂惜水如惜血,穴里避风如避贼。莫令凹缺被风吹,莫使溜牙遭水劫。 横城宽抱有垣星,更以三垣论交结。交结多时垣气深,交结少时垣气泄。 长垣便是横朝局,局心便是明堂山。钩钤垂脚向垣口,北面重重尊圣颜。 大抵山形虽在地,地有精光属星次。体魄在地光在天,识得星光真精艺。 问君如何辨明堂,外山包裹内平阳。也有护关亦如此,君若到此细推详。 时师每到护关里,山水周回秀且丽。踌躇四顾说明堂,妄指横山作真地。 不知关峡自周回,只是护关堂泄气。泄气之法妙何观,左右周回外无关。 此是正龙护关峡,莫将堂局此中看。与君细论明堂样,明堂须要之元放。 明堂绕曲如绕绳,绕在穴前须内向。向内之水抱身横,对面抱来弓带样。 上山下来下山上,中有吉穴隐形向。形若真时穴始真,形若不真是虚诳。 许诳之山看两边,两边虚穴也如然。外缠不转内托反,此是贵龙形气散。 龙虎背后有衣裙,此是关拦拜舞袖。虽然有袖穴不见,官不离乡任何受。 贵龙行处有毡褥,毡褥之龙富贵局,问君毡褥如何分,龙下有坪如龟裙。 比如贵人有拜席,又如僧道坛具陈。真龙到穴有栶褥,便是枝龙也富足。 此是神仙识贵龙,莫道肥龙多息肉。瘠龙虽是孤寒山,也有瘠龙出高官。 肥龙虽作贵龙体,也有肥龙反凌替。问君肥瘠如何分,莫把雌雄妄轻议。 大戴亦尝有此言,豁谷为牝低伏蹲。冈陵为牡必雄峙,不知肥瘠有殊分。 汉儒以山论夫妇,夫山高峻妇低去。此是儒家论尊卑,便似龙家雌雄语。 大抵肥龙要瘠护,瘠龙须要肥龙御。瘠龙若有栶褥形,千里封侯居此地。 敢将禹迹来问君,舆图之上有细寻。论龙论脉尤论势,地势如何却属坤。 若以山川分两界,黄河川江两源分。其中有枝济与洛,淮汉湘水亦长源。 干中有枝枝复干,长者入海短入垣。若以干龙论大尽,太行碣石至海壖。 南干分枝入河内,河北河东皆不背。又有嵩山入韦岭,又分汝颖河流吞。 葱岭连绵入桂连,又入衡阳到江边。其间屈曲分劈去,不知多少枝叶繁。 又分一派入东海,又登采石会为垣。一枝分送入海门,干龙尽在江阴坟。 若以干龙为至贵,东南沿海天子尊。如何星垣不在彼,多在枝龙身上分。 到彼枝干又难辨,枝上多为州与县。京都多是在中原,海岸山穷风荡散。 君如要识枝干分,更看疑龙中下卷。







上一篇:廖金精 泄天机

下一篇:疑龙经中

猜你喜欢:
相关推荐
中国风水
风水书籍
李居明风水
风水案例